宣恩都市在线 > 教育快报 >

国际学校17岁女生自述小留学生背后的辛酸

发布时间:2018-04-15 18:19:08来源:网络

  新浪国际学校择校巡展圆满结束,嘉宾私藏干货欢迎关注微信:国际学校家长圈,或[点击这里]查看。

  我曾一度疑惑,作为父母,有责任让自己的下一代接受更好的教育。无论富裕与否,他们总是倾尽所有,尽量让孩子们接受更为完善、更为健康的教育。出国留学,几乎是现时所有年轻中产阶级家庭的梦想。我身边不乏有父母在子女年幼时便送出国接受小学寄宿学校的事例。他们并非是逃避养育的责任,相反,他们可能在极为努力的为孩子成年累计的学费生活费努力工作的同时,也要压抑着对子女的担忧和思念。我在新西兰的但尼丁曾遇见这样的一对夫妇以及一位留学生友人,多么希望可以就此给予你这个问题的答案。

图片源自网络

图片源自网络

  我在学校食堂偶遇了一位华人阿姨,她叫菲(Fiona),并不是学校的学生。她已经有一个一岁半的儿子,而在此的原因便是因为其丈夫在奥塔哥是营养学研究生(post graduate student),也就是大约要一年的时间完成学业。当我在食堂看见她的时候,她正在细心地画着手中的水彩,旁边专业而多样的画笔与画本凸起的页面体现出她对水彩画的钟情与喜爱。在交谈之间,我听说她是哈尔滨人,在北京读书,而现在在上海居住。和我一般,她也是一个健谈的人,又或者说,我们彼此一见面便知道对方是容易交谈的人。她在食堂是在等她在考试的先生,而在这里的一个月她都住在她先生的家中。菲觉得我如果有机会选择北大的金融数学或奥塔哥的牙医,她觉得北大的机会很难得,即便我非常希望在奥塔哥读书又或者在新西兰生活,都应该在有机会的情况下完成北大的学业再考虑过来。我到后来见到她刚考完试的先生后,心中知道了她如此想法的答案。菲整个人都很开朗,也很随和,不像是那种强烈追求成功的人,可能就是因此,她对未来孩子的教育问题也很头疼。她说,虽然中国的基础教育的确特别好,可是又觉得现在在读幼儿园和小学的孩子已经面临着现实能力提高的竞争,进入一个幼儿园要求的数学水平是怎样,要学会书写和使用表达多少个字都有着苛刻的要求。她说,快乐也很重要啊。语气中透露着担心和无奈。

  成长的恐惧?

  我告诉她,不同的孩子成长起来也不一样,我只是知道由于我的小学和初中都是在国内学习,到了初二才转入国际学校读书,接受外国教育,我的基础知识比身边的同学都要扎实,可是也在国际环境中学习了如何开阔思维,勇敢地表达想法。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没过多久,我便见到了她的先生。她的先生不算苗条,眼神很锋利,说话很主观。她的先生在上海医科本科毕业,在上海做了几年临床医生,并不得意,而且他觉得早晚班经历投入太多,他希望得到的往往与付出的价值有差异,于是来到奥塔哥读营养学。当然,这些都是菲告诉我的,他的先生并不屑和我交谈,甚至脚步很迟疑,希望尽早地离开这里,看得出来,他看不起我和杨这些刚(将)读大学的大学生。又或者说,他认为健康科学(health science)这些太难读,甚至语气里有些刻薄辛酸地告诉我们他认识有人有机会学牙医。这些并不重要。或许是因为在上海的医学界工作的时候受到排挤,他并不看好医科,可是又离不开医科;他生存在新西兰不是为了享受自由和独处,却是为了尝试是否在这个阔达的城市付出更少而得到更多;他尝试享受新西兰竞争差异性所带来的福利与学校所带来的安全感,却无法抛弃本地的中国人身份,为一切印上了中国的标志。我不喜欢,可是毋庸置疑,我并没有经历他的受挫与困难,于十七岁的年纪确实难以理解职业上的郁郁不得志。我为此感到可惜,一方面我觉得他是困在了曾经在医科大学学生时代的光环中,另一方面,我觉得他失衡地存在在了付与得的价值观差异的痛苦中。无论是那一种,我认为他都是可怜的。而最令我感到可惜的是,他比菲更加坚持儿子要在新西兰读小学,他说:"我不愿我的儿子和中国人的想法一样。"

  父母对竞争的恐惧,事实上完全可以主宰孩子的命运。又或者说,他们所忽略的是新西兰面对自然、面对自身人类局限的挑战,而这种对自我的竞争精神根本没有写在书本中、电视剧中又或者平白在任何一个亚洲人口中说出。父母不相信自己的能力,于是同样恐惧孩子的能力所及,甚至打心底从他出生开始就不愿相信他有能力生活在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而我相信,这一种从孩子出生的时候,父母拥有的恐惧将会随着孩子的成长而深入这个现时才一岁的孩子的心中。不选择中国,而选择新西兰,其实有很多现实的因素。可以是对恬静小镇生活的向往,也可以是颠覆自身文化常规的挑战,更可以是体验人生的一站而已。人生的旅程本来就没有终点,时代不同了,现在的人可以用更低的成本来实现不同"驿站"的旅行。

上一篇:中国教育报关注山东新高考改革——志愿数量会增加!
下一篇:云南学子赴泰留学渐热 清迈大学来滇招生